荆州爱乐游戏官网

资讯详情

年,这么近那么远

浏览量

    元旦后的第三天,迎来了2010年的第一场雨。凌晨2点07分,不知什么原因醒来,打开窗户,楼下院子里不是那么黑,窗沿上、地面上都湿淋淋的一层,下雨了!
    又快过年了,不禁想起在外打工每年回家过年的情景。
    那时也是在快过年时和爸爸聊天,他说这两天会出现近年来的极寒天气,我说爸爸夸张了,但又觉得鼻头发酸,父母就是这样,我到哪儿,他们就关注哪的天气预报,我成了他们“行动的天气指向标”。
    过年大约两个星期的假期。轮船、火车上除去四天,还剩多少时间?再除掉亲戚朋友拜年的时间,跟爸妈独处的时间又能剩多少?
    腊月廿七晚拎着行李赶回家,还没缓过神来,感觉又得拎着行李往火车站赶。到底是我们追不上时间,还是时间遗忘了我们?一年365天,在家也就那么几天,有时候想想,到底是有多忙,才让我们行色匆匆,来不及静静留守。
    也许唯有过年才能给予我们一次靠近温情的机会,让我们从遥远的电话那头回到父母的膝下;唯有过年才能给我们一次尽孝心的机会,让我们从繁忙的工作中回到父母的身边。只是,时间太短暂,还有太多的心愿没有实现。
    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,感受着所谓的时代快节奏,来不及追溯,也来不及思考,自己的心情到底应和着怎样的基调?也许只有在寂静的夜晚,当整个世界都已沉沉睡去,细细回想,才能在心中重新勾勒出自己清晰的轮廓,才能碰触到自己最内在的心窝。
    也许,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们都在不断地赶路,却忘记了出路。
    于是,我们经历了所谓的人情冷暖、世态炎凉,期间,有过彷徨,有过失望,有过一种叫做“无可奈何”的心殇……可是,离开了爸妈,我们能做的只有坚强。时间还会过去,记忆也会抹去,可能真的是我们在飞逝,而不是时光在飞逝。
    渐渐地,团聚也变成了一种奢侈。
    那时原本已想好回家后跟爸爸发发工作上的牢骚,跟妈妈讲讲感情上的浮躁,可是,当踏入家门的那一刻,看着爸妈微笑的眼睛,所有烦恼便已统统抛掉。原来,温暖的时刻不需要杂事的干扰,只要开心就好。
    一年一次相聚,让人越发珍惜。
    现在我们已经不是嬉闹的孩子,且已为人父、为人母,但却越来越期盼除夕之夜的团聚,享受那份融融的亲情。以前,总是以为,生命很长,而我们知道得太少,前方到底有多远,还来不及估算,就已经意气风发地去冒险,总以为前方会是风光无限,结果却换来越发频繁地下错车站,有时发现,醒悟都已无法回头,后悔无用,抱声憾,却也只能往前走。
    原来,离开了父母,我们是那么地弱不禁风,但是,必须学会离开,才能变成他们最最坚强的依赖。
    为人父母后才知道,我们,是父母的后半生;父母,是我们的前半生。
    遗憾地是,我们无法成为彼此完全的人生。
    尘世虽然纷繁复杂,但我们,依旧要心如明镜,笑靥如花。因为,在某个亮着灯光的地方还有我们温暖的家,我们的坚强与勇敢会是家人为之幸福的筹码。
    也许长途跋涉,也许历经坎坷,但踏入家门的那一刻,也就成全了你我累计一年的情感寄托。
    “常回家看看”、“烛光里的妈妈”、“游子吟”,每个人心中,都有一首属于自己的主题歌,无关浮华虚实,无关攘攘熙熙。当旋律再次响起,还能无意中温暖地哼唱。我们,便走过所有的悲喜,回到了最初的自己。
    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;千门万户瞳瞳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千里之外的我们感觉家的距离,这么近那么远,却时时温暖。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