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州爱乐游戏官网

资讯详情

一辈子的老师

浏览量

    每个人的记忆都是自己的私人文学。(赫克斯科)——题记

    人到中年,很多人,很多事,都已淡忘。也有一些人,一些事,却永远留在了我的“私人文学”里。王沛清老师,是这部“私人文学”的人物之一,一直温暖着我的记忆,厚重着我的生命旅程。
    初学物理,任教的是一位代课教师,几乎每节课都是照本宣科,一年下来,所增长的知识几乎就是记忆对课本的“复制”,而认识深处,物理,却像是陈年古阁里的旧书,佶屈聱牙。
    走进一师,王沛清老师任我的物理老师,他让我懂得:物理,原来离我们很近,它就在生活中。
    恍惚间,一阵表述清晰、略带长沙口音的声音在耳边回荡:
    大家一定见过雪花下落的舞姿,也一定见过江南大雨打湿行人的情景。那么,请你们想想:同为“下落”,两者有什么不同?
    物理课堂上,同学们的思维一下子活跃起来:“快慢不同”,“雪,轻一些,下落慢。雨水重一些,下落快”……就在大家七嘴八舌时,王老师话锋一转:“两千多年前,古希腊的学者亚里士多德也这么认为。那么,重物体与轻物体到底哪个先落地呢?”三言两语,将大家的思维聚焦于一点:到底哪个先落地?
    王老师并不急于给出答案,而是拿出一枚硬币和一块同样面积的硬纸片。让一位同学上台演示:将纸片和硬币等高同时下落,让我们观察。又让另一名同学演示:把纸片捏成纸团,将其和一张展开的纸片等高同时下落。他继续要求同学们实验:一是在已抽真空的牛顿管中将羽毛和金属片同等高度同时下落;二是在未抽真空的牛顿管中将羽毛和金属片同等高度同时下落。请大家观察下落的速度。答案已然在同学们心中揭晓。
    回味王老师的教学风格,我领悟到:是他的高度造就了他游刃有余的教学“尺度”,是他的厚度影响着他张弛有度的教学“宽度”;是他的深度引领着大家思维发展的“广度”。
    前些日子得知王老师遭遇一场病痛,内心深处有些牵挂,带着这份牵挂,我来到了王老师的家,正赶上他从北京开完政协会议归来。刚刚落座,王老师就从书房拿出一堆纪念品,我内心充盈着感动。常言道: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。王老师千里迢迢带给我的分明就是父亲的温情。
    王老师语重心长地告诫我:人,可以无争,但不能无为;有为,生命才得以真正踏实、安稳。工作,不能越位,但要担当,主动进取的担当是人生应该保持的一种姿态。事业,不能强求,但必须用心经营,随心所欲不好好经营,自然难有作为。
    大音希声,大象无形。王老师的谆谆叮嘱不仅仅是关切,更是人生智慧。
    这就是王老师,一辈子的老师。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