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州爱乐游戏官网

资讯详情

这辈子还能陪你多久

浏览量

    电梯刚好来的时候,电话响了,看看来电显示,是父亲。
    手机里传来父亲虚弱的声音:“你在哪里啊,怎么这么吵?”
    我有点不耐烦:“刚下班,在电梯里。”
    “怎么才下班啊,长沙降温了,天冷,多穿衣服。”
    电梯走走停停,我漫不经心地问父亲:“你在哪里?”
    电话那头迟疑了下:“在医院!”
    我紧张起来:“怎么了?”
    “阑尾炎,动了手术,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父亲故作轻松地说。
    “什么时候的事?怎么不告诉我,现在身体没事了吗?”
    “是个小手术,不碍事的。”
    “老是这几句话,身体好还住院,让我妈跟我说话。”因为着急我没好气地凶父亲。
    电话那头,母亲哽咽着说:“在广州的时候就发病了,因为拖得久,都穿孔了,再迟一点就晚了。”
    “怎么不在广州动手术,生病了别耗着,说多少次也不听。”
    “广州没人照顾啊,在那边动手术又贵,你爸说,你也老大不小了,在长沙还要买房结婚,得花好多钱。”
    我一时语塞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    “前天,当时情况很严重,你爸进手术室前特想你,就拨了你的电话。”
    我突然想起前天下班挤公交车时,父亲打了个电话过来,当时刚好车来了,没等父亲说话,我就嘟嚷:“车来了,先挂了,等会打给你。”父亲那句“注意安全!”还没说完我就挂了电话。没想到这个“等会”却是遥遥无期。我想如果真有事父亲会再打电话来的,我为我的自以为是感到羞愧。
    深深的自责涌上心头,父亲这一生,不管什么时候,不管发生怎样的不幸,我永远是最后知道的那一个。
    高考那年,父亲为给我准备上大学的费用,四处接短工,每天一大早忙完自家农活还要到别家赶工。在一次家具厂忙活中,因操劳过度体力不支被电锯夺去了左手指,鲜血染红了那个冬天。每每回忆至此,我的心就像浩大的月亮飘荡在水上,恍惚得没了方向。这些年,我一直不敢直视父亲的左手。其实我知道自己真正不敢正视的是对父亲的愧疚与亏欠。
    摇晃的公交车,使我坐得更恍惚。移动电视上正在播报的一则新闻快讯拉回了我纷飞的思绪,主持人用充满反思的口吻播报:“大家算一算这辈子还能和父母相处多长时间?”最近,这道计算题在各大论坛广为流传。“如果你和父母分隔两地,每年你能回去几次?一次几天?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是72岁,就算父母活到85岁,算一算,这辈子你到底还能和父母相处多久?”这是一道令所有人心酸的算术题!
    如果下辈子我们还在一起,请让我换个身份来爱你,父亲!此生未了,来生难料,原谅我用沉默埋葬了过去,你的上半生我无法参与,下半生我一定奉陪到底。但愿天下父母平安度春秋!

>
>
>
这辈子还能陪你多久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