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州爱乐游戏官网

资讯详情

土家年

浏览量

    雪花飞舞,春节的脚步近了。
    小时候,一到这个季节就开始掰着手指掐算过年还剩多少天。一想到春节里可以品尝许许多多的美食,穿上崭新的衣服,还会时不时地有大人往口袋里塞压岁钱,那种对春节的渴望愈加强烈。
    虽然现在交通更便捷了,通讯更发达了,过年的花样也一年比一年新颖了,但过年的氛围却似乎越来越淡了,春节好像已经模糊成了二十四个节气中的一个普通的日子,当群发短信开始成为拜年的主要方式时,我不由得格外怀念我那澧水河畔的土家年。
   对土家人来说,春节是一个重要而古老的节日。记忆中,每年冬至一过,空气中就开始漂荡起浓郁的年味,屠夫们开始忙碌着给各家各户杀年猪。土家族每家每年都会养猪,一般每户养二、三头,多的养七、八头,除了卖掉挣钱,总会留一两头用于自家过年。土家人杀年猪时会请左邻右舍、亲朋好友大吃一顿。所以对我们这些小孩来说,杀年猪的日子简直就是美食节,特别是糯米和猪血做成的土家族特制风味食品“血粑粑”更令我回味无穷。
    土家年还有个“打糍粑”的风俗,又称“打过年”,一般在腊月廿七这天,左邻右舍几家人或者兄弟、至亲合在一起打,男女老少齐上阵,有蒸米的,有烧火的,有锤打的,有捏制的,有加芡粉的,欢声笑语,热闹非凡。土家人把打糍粑当作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认为要是哪家不打糍粑,来年会不吉利。
    腊月二十九是土家人过赶年的日子,外公会带着我们在门窗、猪圈、牛栏、鸡笼、石磨、家俱以及附近的果树上贴上压岁钱(祭奠菩萨的纸钱),以此预兆来年财源兴旺。还会将折来的柏树枝和梅花枝插在神龛上、堂屋中柱上、大门上,营造出喜气洋洋的春节氛围。到了晚上,亲戚们都会聚在外公家吃年夜饭,大人、小孩都围着圆桌,其乐融融。年饭后,外公就笑眯眯地坐在椅子上打盹,似睡非睡地享受着天伦之乐。
    过年似乎永远是小孩子们的事情,但对我来说,老家已成为我生命中的一个温暖驿站。虽然我们兄弟姊妹都相继离开了老家,但那份温暖的记忆一直留在了心底。每年春节,无论多忙,我和兄弟姐妹都会赶回老家,在其乐融融的氛围里,一家人围在父母的身旁,守着暖洋洋的篝火,畅谈一年的感悟和对未来的憧憬,放松一下在城市中打拼得有些疲惫的身心。
    当屋外传来新年的鞭炮声,当绚烂的焰火在空中绽放,看着周围一张张亲人们的笑脸,一股暖流从心里流过,回家过年,真好!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