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州爱乐游戏官网

资讯详情

三只手镯

浏览量

    去年中秋去大理游玩,母亲特意叮嘱,听说云南产玉石,遇到好的翡翠玉镯,就带一个回来呗。
    母亲平时很不爱戴金银首饰,唯独逢年过节会戴一只祖传的碧玉指环,绿光荧荧,清泠水滑,看上去煞是可爱。她老人家却舍不得常上手,“我要帮你好好保管着,待你嫁人时,当陪嫁呢!”每当试图拿在手上把玩时,母亲总会这样对我说。
    说起来,参加工作快两年了,来昆明也一年多了,怎么就没想到给喜爱玉的母亲买点儿小首饰呢?都怪自己真的太没打算了,毕业以来,其实自己的收入在同龄人中也不算低,公司还提供食宿,自己却还是个地地道道的“月光”,月月用光,钱都不知道用到了哪里,竟连给父母买点儿小礼物的准备都没有……想到对门的王阿姨去年接到儿子毕业礼物的自豪,今年可不能再让她专美于前了,我暗下决心。
    “金花(大理古城白族对年轻女性的统称),买翡翠镯吧?戴了可以清热明目、润肺养心,长期佩戴还能美容呢!”大理的小巷子里,精明的老板娘热情地招呼,可看着上面几千上万的标价,我还是犹豫了。“来看看嘛,今天特价,一折起”。于是,我挑了个标价5800元的翡翠玉镯,成交,500元。
    喜滋滋地回客栈拿给同事看,“假的”,同事一口断定,“天然的翠色纯正、坚硬紧密,敲击时声音清脆。你看这个,绿色均匀得怪异,拈起来感觉疏松,敲击声音又沙哑,这是白玉或杂石,经脱色后加翠处理的,昆明的批发市场,十几元能买一对儿。”我愕然。找店家当然是不可能的,再去买吧,时间来不及不说,也囊中羞涩了。
    于是“十一”回家,这只假翡翠玉镯,戴在了母亲那双很少戴首饰的手上。于是,我懂事孝顺,花近两个月工资帮母亲买手镯的事儿,通过电话传到了每一位亲戚的耳中。对门的王阿姨不断赞叹,你太有福气了,怪不得别人说女儿是娘的贴心小棉袄呢。我那小子,哎,都不知道什么叫过日子,年头不顾年尾的,可真让人担心呢。王阿姨摇头叹气,假装嫉妒地向我望来,我却提心吊胆,幸好她是高度近视。但接下来几天我心里还是忐忑不安。如果被别的亲戚邻居认出这是只值十几块钱的假货,那可怎么说呢……幸好母亲嫌手镯戴在手上做事不方便,很快就锁起来了。
    怀着内疚回到单位,我为自己开了一个储蓄帐户,决定每个月存下三分之一的工资作为固定积蓄,正式脱离月光行列。不仅仅是为了给父母买小礼物,更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。每次领到工资,我都要告诫自己一番。
    偶尔又听同事说到化学处理后的翡翠不仅对身体无益,还可能有害,我更是自责不已。
    很快就是新年,看到同事们大包小包地拎回家,我也拿出全部积蓄拜托懂行的人帮忙买了只翡翠手镯。回去就给母亲戴上,我一路想。
    到家恰是年三十晚上,煮饺子,火苗红红,热气腾腾,开水咕咕泛泡泡。一家人围坐在一起,两个礼物盒齐齐放到母亲面前,猜猜是什么?我和父亲异口同声地说,各自急着献宝。
    一、二、三!一起揭开,是两只看上去一样的翡翠玉镯!我和父亲大人大眼瞪小眼。母亲笑盈盈地卷起袖子,对我说,国庆节你不是买了一个么,要这么多干啥?母亲嗔道。
    “这个,是假的,假得不能再假了。”我拉着母亲的手,急忙坦白,等待一场批评或是责备。
    哈哈哈,一家人却笑成一片。先憋不住的是母亲,“谁说这是假的!你带回来那个我一经手,就知道你是被忽悠了。别忘了,我可是玉石爱好者啊。这个嘛,是我用私房钱买的,5800元,不掺假的……”说完还得意地瞟了父亲一眼。
    “姜还是老的辣吧,其实我也发现了。不过,想到闺女一片孝心,我不想打击,故想出此调包之计,没想到却被夫人抢了先”。父亲无辜的说,脸却比我还红。
    “这样吧,我还是戴闺女买的这个啦,咱们买的就配对收起来,等她出嫁当嫁妆。”母亲的语气俨然哄吃醋的小孩子。
    我假装怒目,母亲却把三个镯子都戴上,叮叮当当乱响,“煮饺子去喽,水都开半天了。”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