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州爱乐游戏官网

资讯详情

中秋·月

浏览量

    月近中秋,归期将至。跟三岁的孩子说:“国庆节放假坐车车回益阳老家好不好?”他天真懵懂地望着我说:“好!”我也感觉很好。每天盘算着买东西和礼物送给家里的长辈亲人,生怕落下哪一样,总是想了又想。很久没回家了,真是很想回家看看,给奶奶和外婆带点喜欢的东西回去。
    车行至益阳,驶过城区,便是回家的路。道路不怎么通畅,狭窄的路面两边鳞次栉比的私营米厂尘土飞扬,运米运糠的货车横七竖八地停着,货车的重量也将路面压出了坑洼,一路颠簸且如蜗牛般缓慢爬行。尘土掩盖不住我回家的喜悦心情,我依然满心期待到家后看到外婆那矍铄的身形和灿若菊花的笑脸,期待品尝到爸爸做的一桌可口的家乡菜,期待听到周围邻居热情朴实的问候。
    到家了,妈妈早已到了车站等着抱孩子,爸爸接过包,短暂的问候后就将我们欢喜地迎进了门……
    那夜月凉如水,像圆镜一样悬挂在高高的夜空。远处的村落披着朦胧轻巧的外衣,月光在池塘的波光里舞蹈,杨柳也被清风撩拨得难以自持,柔曼的腰身让夜色变得灵动妩媚。清亮的月光照进我的窗台,才嚷着要看月亮的孩子已被微风轻柔的拍打哄着垂下了眼帘,蜷在我怀中安静地睡去。秋天的夜微凉,虫鸣没有那么急躁,只是在轻轻地哼着歌,偶尔传来远处或者近边的犬吠声。我起身进房,把孩子放在床上掩被而出。家里人聊了一会天后相继洗漱上床了,我一个人坐在阳台,仰望宁静高远的夜空,在城市呆太久看到的全是霓虹,月亮和星星是被忽略的光芒,而在乡村,这光亮是多么重视不可替代,这温润的光芒照亮人们回家的路,也照亮我尘封多年儿时的记忆。
    小时候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,很少看电视,天气好的晚上就是他们陪着我在屋外看月亮数星星,外婆会讲重复很多遍的故事,我总是安安静静地听着,风吹着树叶沙沙响,时间却是静止的,以为永远都是静止的。一晃数年,早已物是人非。外公已经不在了,外婆已经记不起当年说给我听的故事,而那个听故事的孩子,已经长大成为讲故事的人。
    在诗里行间,月亮是永恒的爱情;在情人眼里,月亮是浓浓的思念;在孩子眼里,月亮是可爱的玩具;在我的眼里,月亮是本书,里面记载着我的过去,和待我书写的将来,中秋月是最精美的插图。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