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州爱乐游戏官网

资讯详情

人间四月天

浏览量
    四月,母亲六十、我三十。
    三十年前,母亲生下我,违反了计划生育“国策”,于是离开了讲台。
    在我念书前,母亲再也没有走上课堂,含辛茹苦地哺育着一对儿女,直到我开始上学,母亲才重拾教鞭,也是断断续续,是一种热爱、也算是补贴家用。
    八岁那年春天我出麻疹,母亲早上出门的时候跟我说:“你在家躺着,我上两节课就回来。”我乖巧地躺在床上看着连环画,听到母亲出门锁门的声音,便开始惦记着母亲回来的时间。
    母亲回来了,还没有上台阶就叫我的名字,我连忙放下小人书开始装睡,母亲进门来到床前摸摸我的额头就笑了,我睁开眼睛问母亲为什么知道我是在装睡,母亲说:“眼皮是合上了,眼珠子不老实呢。”母亲问我想吃点什么,我突然想起菜园里的娃娃菜,母亲便摘了一些和着米汤煮熟,再泡些米饭一口一口地喂我,待我吃好了,母亲又收拾完再返回课堂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母亲在电话里跟我说,事情多就不用回来了,不要耽误了工作。但是我知道,再怎么忙也要在母亲的生日回来陪她。
    乡村的春天总是那么春意盎然、新绿烂漫,水田里的秧苗正要从育床撒播到大田里,空气里有淡淡的花香,布谷鸟的叫声清亮而悠远。
    母亲出门迎我,音容依旧、慈爱有加。进屋便泡杯新茶给我,我接得十分坦然,这已经是母子之间多年来的习惯,她爱她的孩子,正如她的孩子爱她。一大家子亲戚都来给母亲庆贺,分蛋糕的时候,母亲让儿子来切,我切了一块给母亲,母亲又切了一块给我。在庆祝的礼花照亮夜空的时候,母亲拉着我的手,笑着对我说:“儿子大了,娘也老了。”
    是啊,什么时候把母亲接过来,下班后陪她散散步、周末带她到外面走走,给她做做饭、和她聊聊天、陪她一起看电视、给她端杯茶……
    人间四月、其暖融融;大爱无言、母爱如斯。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