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州爱乐游戏官网

资讯详情

我与父亲二三事

浏览量
    太阳东升西落,日复一日,而我心中还有另一个永不落的太阳——父亲。
    父亲已四十岁,头发不多,稀稀拉拉地铺在头顶上。头小眼睛也不大,戴一副眼镜。面色微黄,也不怎么光滑,但每天精神焕发、精力充沛,能给人一种老实沉稳、奋发向上的感觉。
    就是这样的父亲,让我感动。
    春末,天气多变。父亲知道我怕冷,便打电话询问我:“天气冷了,给你送几件衣服来吧?”“不冷,这点小寒小冻还能奈何我?”我故作不怕冷的架势。“送衣服,怕是要耽误工作的”。我知道父亲工作很忙。
    两天后的中午,吃完饭回到寝室,便见父亲正认真地为我整理衣服,床上多了一方折好的、毛绒绒的红毯子和冬季校服。整个寝室里瞬间有了暖意……
    父亲是温和、幽默的,但他也会发脾气。记忆中他很少这样火爆,就好比正午的太阳,炽烈而耀眼,让人顿生畏惧。
    那一周,我状态很差,天天晚上睡不着,第二天上课无精打采。数学正学到函数,感觉很难,绕得我头晕。回家后,我便找父亲给我讲解。父亲爱从头讲起,想看电视的我便嫌麻烦,要他讲得快些。讲到一道错题时,父亲翻开课本竟找着了,便问我:“学到这儿了吗?”我小声答道:“应该…应该没学吧……”“什么叫应该没学?到底学没学?”父亲说话的声调高了许多。“我…我不知道……”话音未落,父亲“拍案而起”,那叫一个“火冒三丈”。在得知我上课打瞌睡时更是将书本一丢,笔一砸,咆哮道:“你这样还学什么学啊?上课都不认真!”
    我没想到父亲亲切的声音竟变得如此有威慑力。我当时就吓傻了,看着愤怒的父亲,眼泪滴得衣襟湿了一片。
    周末,父亲送我去学校,请我原谅他的情绪失控。我知道其实错的是我,父亲不过是因爱而怒。从那以后,每堂课我都聚精会神地听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趴在窗边,望着天边那一抹夕阳,我突然想起了很多事。父亲花三百多元买豆浆机给我打豆浆,却舍不得丢掉那不值钱的豆渣;小时候我骑在父亲肩上,在旧家小小的空间里串来串去,伸手可以摸到房梁;我牵着父亲的大手,拉着他去公园里坐游船,记忆中父亲的手,温暖而不细腻;我摸着父亲稀稀拉拉的头发,笑着对他说:“下次出去我叫你哥,让你变年轻点儿。”父亲经常用胡子茬轻轻碰我的额头,说道:“叫你不听话。”……
    黄昏时候,太阳走了,月亮没来。但我心中有一个永不落的太阳,他为我照亮心房,照亮前方。
搜索